三亚集结70位海洋学博士修复近海海洋“生物链”

来源:三亚日报   康景林   2018-06-14 09:33

  集结70位海洋学博士修复近海海洋“生物链”

 

  博士李卫东三亚精耕“海洋牧场”

  

 

  李卫东与自己参与制作的海洋动物标本合影。翁叶俊摄

  

 

  李卫东在实验室记录珊瑚的生长情况。翁叶俊摄

 

  不久前,三亚的“海洋牧场”项目获得海南省5000万元经费。该项目旨在保护和修复三亚近海海域生态环境、养护渔业资源和珍稀濒危物种,探索海陆统筹的滨海旅游,同时为教学科研提供便利的平台,提升海洋牧场人才培养力度和科学研究水平。

 

  项目集结了海南热带海洋学院近70位博士,组成9个技术支撑团队。想想这个学霸天团的画面都热血沸腾,重要的是,他们几乎全是近年来被三亚吸引的高端人才!

 

  该项目的设计者是学院的博士、硕士研究生导师李卫东教授。博士毕业8年来,李卫东个人主持、参与、设计了8个重大科研项目,项目总资金超过3.5亿元。对于科技工作者来说,这样的出成果速度是惊人的。

 

  2016年,年近不惑的李卫东教授正处于科研高产期,他选择落户三亚,并用半年多时间精心设计三亚海洋牧场项目:三亚崖州湾海南热带海洋学院海洋牧场教学科研示范基地。目前,第一笔资金2000万已到位。通过这个项目,吸引学院众多博士集体“下海”,推动三亚海洋事业发展。

 

  日前,三亚日报记者走近李卫东,了解他与海洋的故事,挖掘他与三亚的美丽缘分。

 

  收废品撑起的本科岁月

 

  在海南热带海洋学院,李卫东有一个惹眼的LOGO:一个珊瑚科技馆。几十种珊瑚在巨大的玻璃幕池中舒适地招摇,它们生机勃勃,摇曳多姿。活体珊瑚明艳动人的本来生命状态,不禁令人感慨海洋拥有的强大生命力。这个馆是李卫东来到学校后申请资金建的,不够的部分他用自己的工资垫付完成。参加工作后,他将研究方向确定为珊瑚。这个馆是他的研究用馆。

 

  珊瑚馆不远处,是李卫东的实验室。面对如约而至的记者,他有些不舍地离开电脑,从数百个标本瓶陈列架中的通道走了出来,竟有一丝阅兵的气势。“珊瑚可以作为海洋环境指示生物,也是人类研究海洋的最敏感参照物。”李卫东个头不高,不苟言笑,只礼貌性地做了一句极简解释。

 

  “我是靠在校园收废品读完本科的。”刚一落座,李卫东就划了一道采访的线。大学之前的岁月,直接略过。如果用一句话概括,那就是“很穷,非常穷。”

 

  1999年,李卫东从河南老家考入河北科技师范学院农学教育专业。师范加农学,图的就是省钱。

 

  上交新生入校的各种费用后,手头紧紧巴巴的,想吃饱饭都很难。

 

  在考虑怎么学之前,得先琢磨如何活下去。

 

  仔细观察后,李卫东一脚踏入零门槛的收废品行当。校园里的矿泉水瓶子、废纸、书本、旧电器、易拉罐,能卖钱的都收。

 

  刚开始肩扛手拎,很快添置了人力三轮车,家境贫寒的同学跟着他一起干。校园与学校家属院每一个角落,他像拉磨一样,天天围着转,周末蹬三四百斤废品去卖,换来每个月1000多元的“高收入”。

 

  “我留出学费和生活费,剩下的钱会寄给父母。”收废品的活李卫东干了三年,大四那年,为了备战考研才收手。

 

  记者小心翼翼地发问“为什么不选择更体面的家教”,他的坦诚让记者的顾虑显得小气:“干家教占用时间精力,收废品不耽误时间。而且那么多同学一起干,互相帮助,是一件挺快乐的事。”

 

  “收废品很锻炼人,打造了我坚强的意志品质,认准的事情就不会放手。”大学期间,李卫东的生存方式获得全校师生的理解与尊重。多年后,母校筹划改名为河北海洋大学,给出很高的待遇,邀请他回校执教。“回忆当年,老师们对那个收废品的学生记忆犹新。”

 

  养鲍鱼开始的海洋之路

 

  2003年,李卫东考研成功。非典正盛之时,他被华南热带农业大学录取,师从周鹏研究员。因为非典,他来到位于海口的学校后,一时难以返回,索性埋头跟着导师做实验,动手能力得到极大提高。

 

  李卫东靠助学贷款完成硕士学业,期间他成家生子,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,在海口当教师,用工资支持丈夫的学业。

 

  三年后,李卫东考取厦门大学海洋生物学博士,师从柯才焕教授。这一次,他的研究方向跟着导师转为鲍鱼。“中国是世界第一养鲍大国,福建是中国第一养鲍大省。”博士阶段,李卫东开始走向海洋。

 

  读博期间,李卫东参与“国家908海洋调查”,沿广州、北部湾、三亚展开,为期50天。李卫东小组负责海洋底栖生物调查。

 

  50天海上作业,考察船上的李卫东晕吐得厉害,每天需要从海底打捞泥土,过筛,筛出生物样本再保存,体力加脑力高强度地工作着。置身祖国辽阔的海洋,他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人类面对海洋,因未知生出的惶恐。“这次科研之旅,对我影响深远。海洋有多大,未知就有多大。”

 

  2009年年底,李卫东博士顺利毕业。

 

  靠读博士节省出来的钱,李卫东还清硕士的助学贷款。夫妻俩省吃俭用,用实验室的各种补贴、出海的费用,维持小家庭的生活。

 

  从本科到博士,李卫东想方设法维持着生计与学业的平衡,坚定不移,坚持不懈。

 

  博士后之后的高光时刻

 

  2010年元旦,李卫东入职海南省水产研究所。脚跟还没站稳,台湾大学的一位教授专程邀请他前往进行博士后的研究,课题是鱼类核酸免疫,也就是研究如何让鱼类少生病。

 

  整整12个月,李卫东顺利完成科研课题,行话叫“博士后出站”。短时间成功出站,意味着他的科研能力格外优异。出站第二个月,他返回海南省水产研究所接着工作。

 

  此刻,李卫东手握最高学历,一大袋子证书、十几项专利、二十多篇颇受业内瞩目的论文。12年厚积薄发,李卫东随之迎来了事业爆发期。

 

  他一头扎进研究所位于琼海长坡镇椰林村的实验室,选定珊瑚作为研究方向。

 

  在这里,李卫东天天泡在海边,整整工作了四年。“每天趿着拖鞋,卷着裤腿,被晒得黑红,简直就是糙汉一枚!”连村子里的老伯都疑惑:你真的是博士吗?

 

  这四年,李卫东以每年一个科研项目的速度获得国家和省里经费支持,珊瑚研究也迅速拿到24个国家专利。

 

  2015年,位于三亚的琼州学院更名为海南热带海洋学院,整体转向海洋方向,同时面向全国招聘海洋方面高端人才。

 

  2016年元旦,李卫东毫无悬念顺利入职,学院给他落实了安家费、科研启动经费、住房补贴等一系列人才待遇。携妻带子,李卫东来到三亚。

 

  到校仅一个月,李卫东又被学校派遣到海口市海洋和渔业局挂职副局长、党组成员。很快,一个重大项目出现了:全国42个城市竞争国家级“海洋经济创新示范城市”。李卫东负责项目设计和联络,按照财政部和国家海洋局文件精神将大项目分解成30个小项目进行研究、细化。

 

  一年后,李卫东返回学校,项目没有停。经过省市与一大波科研工作者的共同努力,2017年6月,海口市获得“海洋经济创新示范城市”称号,拿到了国家财政部和国家海洋局联合下拨的3亿元项目资金。

 

  3亿元就位,与李卫东的打底紧密相关,李卫东因此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!

 

  有位海洋系统的领导这样评价李卫东:“他尤其擅长涉海项目,对项目极敏感,能从专业角度解析,能不能干,为什么能干,怎么干。”

 

  “还是在实验室的感觉踏实,离开实验室两天,我心里就空落落的。还是守在学院的实验室里,能找到感觉。”2017年4月,李卫东婉拒各方挽留,如约回到学校,回到三亚。

 

  为三亚打造的海洋牧场

 

  在海口挂职期间,李卫东就知道国家正在推进“海洋牧场”项目,返校当月,他就向领导汇报,得到大力支持,于是谋篇布局,为三亚建设海洋牧场——三亚崖州湾海南热带海洋学院海洋牧场教学科研示范基地。

 

  李卫东有过3亿元项目操盘的经验,三亚海洋牧场操作起来,驾轻就熟。

 

  历时半年,李卫东和他的团队修改了几十次,前后共完成了20多个版本。2017年12月,获得5000万元项目资金。

 

  海洋牧场,简单说,就是通过投放人工鱼礁,进行海藻移植、珊瑚移植,在人工鱼礁区投放一定规模的经济鱼类、贝类、海参和鲍鱼等海珍品,使三亚近岸的渔业资源显著增加,大大提高水体的利用效率,直接增加海产品的数量,逐渐修复海洋“生物链”。

 

  海南热带海洋学院近70位博士,组成9个技术支撑团队。他们分别从事人工鱼礁、鱼类增殖放流、底栖增殖、海草、珊瑚、生态学、信息化监测等研究,科研时间为四年。目前,项目正处于海洋本底调查阶段。

 

  这一项目的意义重大。李卫东拿美国举例:1968年,美国学者提出海洋牧场建设计划,4年后实施,不到十年就获益180亿美元。到2000年,项目综合经济效益达到300亿美元,鱼类每年增长量在500万吨。

 

  “三亚历来重视人才引进,这次为我提供了很好的研究平台,我的所学能得到应用,这就是我最终选择三亚的原因。”李卫东对自己的人生有着清晰的规划,作为科研工作者,他最看重的是所学能够报效祖国。

 

  参与“国家908海洋调查”,底栖生物让李卫东爱上海洋,底栖,也是最接地气的生命状态。

 

  “既然选择在三亚扎根,再未想过游向远方!”在三亚,李卫东的生命状态与专业状态重叠吻合:沉入海洋,底栖三亚,支撑起三亚近岸的海洋牧场。

加载更多内容 >>载入中,请稍等...

热帖发现